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窗明几净的咖啡厅,钢琴乐声悠扬婉转。

    年歌施施然行走其间,最后停于某个卡座:“抱歉啊杨经理,路上有些塞车,让您久等了。”

    沙发上,杨远平抬眸,当即怔住。

    只见少女一身红裙似火,领不算高,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性感锁骨,裙身长度也是恰到好处。

    想到年歌上次信誓旦旦说自己绝不着装暴露,他不禁失笑。

    显然,她就是特意穿成这样来膈应自己的,仿佛在得意洋洋对他道:“其实我也不是不愿意穿得性感一点,就看我乐意不乐意。”

    杨远平稳住心神,回之一笑:“没关系,快坐快坐!你期末考试周忙,我能谅解的。”

    “哦?”闻言,年歌勾唇落座,“可您上周见面还不是这样说的呢。”

    “哈哈哈哈哈,”杨远平内心满是尴尬,却不能反驳,只能尬笑缓和气氛。

    最后,是服务生的出现解救了他。

    他这才对年歌道:“年年要喝什么随意点,今天我请客。”

    “那多不好意思。”年歌很是客气,只点了一杯柠檬水。

    旋即,她开门见山说:“杨经理,您找我什么事就直说吧,晚上我还得回去复习,估计在这儿呆不了多久。”

    “行。”杨远平便不再兜圈子:“今天约你出来,还是直播的事。”

    年歌:“嗯?”

    杨远平:“你最近的直播效果非常好,数据上升在平台创了新高。”

    年歌:“是么。”

    杨远平:“是,所以你直接引起了平台管理层注意,他们希望我找你谈一谈接下来的合作问题。”

    来了!

    年歌最近常常能被各位金主爸爸刷上首页推荐,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刻,可暗自激动的同时她内心也在担心着另一件事。

    她扬眸,定定看着男人,尽量酝酿强势气场:“是为了学弟吧。”

    女孩平铺直叙的语气代表她心中有数,这令杨远平内心松了口气。

    “嗯,和你开黑的学弟很不错,是个福星。”他说到这故意眸眼深深看年歌一眼,“管理层觉得他特别有趣,希望能把他也签约到我们平台。”

    年歌并不意外,淡淡说:“所以,杨经理今天找我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去做说客的吧。”

    “你很聪明。”杨远平笑了,“但这是上头的意思。”

    呵,他这是抬出公司来压自己咯。

    但年歌一贯吃软不吃硬,她反而真的强势起来:“哦,既然如此,我也就表个态吧。无论是谁的意思,我都不会主动去做说客。这是学弟个人的私事,他想不想做主播,究竟去哪个平台直播,都只会遵从他自己的意愿。”

    女孩态度陡变,杨远平情急之下直接反问:“你是不是怕他来了平台会产生分流?”

    “呵,”年歌冷笑,“杨经理,您错了。他无论去哪个平台,我的粉丝都必定会被分走,所以我根本不需要去纠结此事。”

    这是平台应该担忧的事,所以指尖才会急于找她当说客,反正粉丝在平台内怎样分流,总归都是自己的流量。

    “既然这样,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杨远平疑惑道,“如果他来了指尖,你们一个女主播一个男主播,炒成CP必定会吸引更多粉丝,于你而言利大于弊。”

    话说到这份上,年歌也坦言:“正因如此,我才不可能做说客。杨经理,做人还是不能太得寸进尺。”

    登时,两人陷入僵局。

    杨远平身肩任务,着了急:“年歌,这分明是双赢的事,你好不容易红起来,希望你处理事情的时候能够更成熟一点。”

    年歌却腾地起身说:“杨经理,红不红我都喜欢按照自己的原则行事,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年歌!”杨远平也豁然起身,语气已不复方才的客气,“你要知道这是公司的决定,无论你多红,假设不配合公司,他们都有无数种手段再让你下去。”

    年歌脚步猛地一滞,心中反感陡然升起,眼睛微微眯起:“这世界可不止指尖一家公司。”

    狠话放完,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杨远平没料到女孩性子比自己想象的还倔,事实上,这也是公司给自己下达的任务。

    最后,他实在没辙,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把纪星言的联系方式发给我,我亲自约他。”

    *

    年歌拒绝杨远平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太多。

    她只是觉得,纪星言让自己一夜爆红偶然因素太大。他才大一又刚接触这个游戏,是否有直播意愿都是问号,自己贸贸然去拉他入伙功利性太强,她不喜欢这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