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再次过了两天,雏鸟的生长速度十分的快,现在正十分的有活力的在叫着等待着食物。

    而派出去的狩猎队也再次回来了,这一次他们倒是带回来了七八只乌鸦。

    科摩罗站在大树下,看着那些被绑起来的乌鸦,目光阴冷,他指着一只断了翅膀的乌鸦冰冷的说道:“虽然这些乌鸦还没有归属于无主,但是这也不是你们弄伤它的理由。”

    “是谁弄伤了他,站出来。”科摩罗扫过这些新狩猎队的队员:“如果你不打算触怒伟大的奈格里的话。”

    其中一个人左右看看,最后浑身颤抖站了出来,这个人科摩罗很熟悉,是他儿时的玩伴,只不过现在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之中,只有恐惧。

    看着那个曾经玩伴惶恐的模样,科摩罗打算硬下心肠,所谓的乌鸦受伤只是一个借口,之所以要这么一个借口,自然是奈格里向科摩罗下达了献祭的命令。

    王渊这段时间也只是吸收了“黑鸦”病菌提供着的白气,现在白气的储存量已经不够多了,于是需要牺牲者,这个任务,王渊通过支配病菌传达给了科摩罗。

    贸然提出要将一个村民拉出来献祭,不是不可能,但是有可能引发村民们极力的反抗,所以还是需要一个借口,将一些犯了错误的人当做祭品。

    而现在,这个童年的玩伴,就是那个撞在了枪尖上的人,科摩罗不敢去违抗奈格里的命令,为此只能对不起这个人了。

    科摩罗眯起眼睛,正准备说些什么,就看到远处有着一个护卫队的人骑着马向着这边奔来。

    “科摩罗大人,发现了肯特人的踪迹了。”这个护卫队成员连忙下马来到科摩罗的身边,低声的说道。

    “肯特人么?”科摩罗闪过一些并不算美好的回忆,转过身看向那个儿时的玩伴,继续说道:“原本以你的罪过,是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不过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一命换一命,加入护卫队,拿下一个肯特人,用他的生命来赎罪!”科摩罗最后还是心软了,放过了这个儿时玩伴一马。

    王渊并没有在意科摩罗的小心思,而是思考着肯特人的信息。

    肯特人被称为天生的强盗,掠夺的本能刻入了他们的血脉之中,这种描述并不是人种歧视,而是肯特人的强盗身份,使他们的本性,哪怕有着后天的教育改造,也基本不可能成功。

    曾经,附近罗亚斯王国,曾经有着一个善心的贵族学者,他认为肯特人之所以全是强盗,那是因为他们从小接触的就是强盗,学习的也是抢劫的技能,那么长大自然也只能成为一个强盗。

    如果将一个肯特人放到正常的家庭教育,那么他就一定能成为一个正常人。

    于是在一次外出时,他阻止了一队冒险者杀死一伙肯特人强盗团伙中刚出生的女婴,他宣称婴儿是无辜的,在那伙冒险者你逗我玩的表情中,收养了那个女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