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马匹在快速的飞驰,上面的肯特人们兴奋的狂叫。

    他们喜欢掠夺,掠夺一切的事物,都能让他们兴奋,他们的本能,就是从其他人手中夺走对方的东西,将对方的变为自己的,满足了这种天性,就如同满足人类另一种天性一般,会带来极致的愉悦。

    阴谋也好,暴力也好,掠夺两个字已经深深的刻入了他们的骨子里。

    柯西人的护卫队,早早的就发现了他们,然后立马派人回村庄通知,一部分开始沿路设置各种的陷阱,想要抗拒这伙肯特人强盗。

    但是他们的抵抗实在是太过于孱弱了,毕竟有着一部分的护卫队成员被强制要求加入狩猎队去寻找乌鸦了。

    匪盗们疯狂的大叫,他们并不介意欺凌弱者,相反那会更令他们兴奋,只有勇猛的回击,才能得到他们一定的尊敬,在掠夺你的时候,选择手下留情。

    现在柯西人的无力抵抗,让他们体内掠夺的血脉涌动起来,如果就这样毫无抵抗的被攻入了村庄,那么当年那种村庄都被烧掉大半的惨剧或许会再一次降临。

    肯特人疯狂的追逐着这些护卫队的人,他们在后面射箭,越过几乎无用的陷阱,肆意的嘲笑着那些奔逃而无力反抗的柯西人。

    在往年,他们柯西人通过陷阱,通过护卫队的各种反击,来阻拦这些肯特人的步伐。

    当然在那个时候,柯西人的护卫队更像是一群照顾熊孩子保姆,或者伺候大爷的仆从,面对肯特人的攻击,他们不能不反抗,因为那样会让肯特人掠夺之血熊熊燃烧。

    而又不敢反击的太过猛烈,因为那样如果真的让肯特人有不少的损失,激怒了肯特人,他们可不会有多强烈可持续发展理念,有一些村庄就是因为杀死了一些肯特人,从而被报复灭亡的。

    就像是面对女朋友,你对她好,她有意见,你对她不好,她意见更大了,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他们一直处于弱者的位置。

    正因为处于弱者的位置,两者并不平等,所以无论做什么都错误的,爱情是如此,当初柯西人面对肯特人也是如此,正是因为他们弱,所以他们才要考虑如果反抗肯特人,不能太过分,也不能不反抗。

    王渊远远的看着逃亡的柯西人护卫队,想到了曾经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话语,从来只有弱者才会去思虑大局,因为他们承担不起局面被破坏的后果。

    而真正的强者,从来不会去顾虑大局,因为他们就是大局,当初的肯特人就是大局,所以他们不用去在意,这样杀戮柯西人会不会过分了,这样抢夺他们的粮食他们能不能活下来,这样当着他们的面欺凌他们的妻女,他们会不会受得了。

    “世界上所有不利的状态,都是因为当事人能力不足导致的。”王渊缓缓的说道。

    如果当初他能力强大,就能从系统的骗局之中察觉出漏洞,在他原先的世界当一个主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