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光大亮,浓雾散尽,几个小时前的魑魅魍魉好似只是一场怪诞恐怖的噩梦。

    叶汲就地拔了一把参差不齐的狗尾巴草,指头在他似乎永不会见底的水壶里沾了沾,挨个搓湿草根,再将它们绕着隧道口一根根插了起来。无根无蒂的狗尾草在风中摇曳生姿,偏就屹立不倒。

    方才还阳光普照的公路渐渐升起一层薄薄的白雾,那雾气不同于昨夜的阴邪莫测,而是昼夜交替时茫茫江面上升起的那种水雾,清冷洁净,冲散一切苦厄不吉。

    幽深的隧道渐渐迷失在混沌的雾气背后,叶汲拍掉掌心里的碎草末:“行了,这年头擅长找死的人不少,得防着点。再丢两条人命,我们陆主任就该去大领导门口上吊谢罪了。”

    沈元牙根痒痒,总觉得叶汲指桑骂槐骂的是自己。

    “叶老三!叶老三!看这看这!”岐布金红的羽毛在阳光下格外鲜亮夺目。

    叶汲一瞅它那圆滚滚的身材,脸刷地沉了下去,大步走过去伸手揪下来蹦蹦跳跳的肥鸟:“谁让你在老子车头蹦迪的?!昨天才洗的车,又特么给你蹦了一窗鸟屎!”

    岐布玩命地拍打翅膀,两爪子直蹬,尖叫声差点捅破了叶汲耳膜:“布爷我好心把车给你送过来!叶老三你不是人!叶老三你没良心!”

    叶汲充耳不闻,甩手将鸟丢到沈元怀里,心疼地检查了遍爱车,确认无虞后转头对步蕨说:“你……”

    青年惨白的脸在他眼前一晃,叶汲及时抬起的臂弯猛地一沉,脑袋和脸庞放空了两秒。

    岐布啄了啄翅膀,尖尖的鸟喙探过来考究地打量了下,幸灾乐祸地说:“啧啧啧,叶老三,就一晚上你把人家小孩给折腾成了这样?”

    “收起你满脑子污秽的思想。”叶汲轻蔑地横了他一眼,抱着步蕨五指张开又缩起,装作模样地为难了一会,将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副驾驶上,系上安全带后又从后备箱里抽出张毯子严严实实盖好。

    “步哥这是怎么了?”沈元不无担心地瞧着步蕨毫无血色的脸。

    叶汲打开音响,放了首舒缓轻盈的经乐,淡淡地说:“累极了而已,让他睡会。”

    岐布圈着金边的黑眼珠朝着步蕨转了两圈,嘿嘿嘿笑了起来。

    ┉┉ ∞ ∞┉┉┉┉ ∞ ∞┉┉┉

    步蕨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仿佛要将长长久久积累下来的疲倦一次性消解干净,而冗长的睡梦里并不太平。

    天是赭石的暗红,红中掺着丝丝缕缕的黄,与脚下龟裂的大地交相呼应。

    已经两个月半滴雨都没落了,灾荒和瘟疫缠缠绵绵地扫尽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生机,只剩下成山的白骨和奄奄一息的流民。成灾的蝗虫被抢着吃完了,连最后几茬树皮草根也被薅得半片不剩。

    步蕨坐在被太阳烤得冒烟的石头上,脚边摆放了具婴孩的骸骨。全身骨骼断裂,切口整整齐齐,光滑的白骨上一点皮肉都不剩,刮得干干净净。骸骨被摆成四肢蜷缩的模样,宛如尚在母亲怀中。

    “疼吗?”步蕨问它。

    才落地的婴孩什么也不懂,坐在自己的骨堆里咬着自己大拇指,摇头晃脑地冲他笑着。

    步蕨觉得它有点傻,可能长大之后也不会是个机灵孩子,竹杖敲了敲地面。干燥的尘土随风打着旋,炽热的空气里掺入诡异的寒冷,灰色的人影影影绰绰地浮动在扭曲的空气里,遥遥拱了拱手:“道君。”

    “丢了一个。”旧得泛黄的竹杖点了点稚童的亡灵。

    婴灵丝毫不畏惧他,瘦巴巴的两只小手勾着竹杖依恋地蹭着。

    灰影低眉顺目地说:“自大旱以来,已亡八万八千人,我等着实分身乏术。太清境再不降福祉,红尘之上,九泉之下千万亡灵不得安息。”

    “此事与太清境无关。”步蕨想要抽出竹杖,不想碰到了婴孩的遗骨,哗啦碎成一团。婴灵愣了愣,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气荡山河。步蕨沉默,垂下眼睑生硬地哄道,“别哭了。”

    婴灵不听,步蕨不得法,摆摆手示意灰影赶紧将它拎走。婴孩攥着竹杖不放,灰影左右为难,步蕨索性将竹杖一同扔给他,掸去袍子上的一层尘土,慢悠悠地起身。

    “道君去往何处,泰山府殿已滞留不少亡魂,等待道君量罪赦罚。”

    “我正是为此事而去,去去就回。真要等不及,尔等自行裁量便是。”步蕨斯文尔雅地卷了卷袖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