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狩猎小队人心惶惶的行走在荒野之间,原本野兽就不多,现在状态不对,所有人都无心打猎,自然更加没有什么收获。

    “咳咳!”一声抑制不住的咳嗽响起,整个队伍顿时停下了脚步,所有的人目光看向那个咳嗽出声的人。

    “我只是喉咙痒,我并没有得疫病。”那个人有些惶恐,连忙保持镇定的说道,但是他的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布雷德,将你的衣服掀起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皮肤。”达克思脸色严肃的说道,实际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也感觉自己喉咙痒痒的,行动也显得有些无力。

    布雷德脸色一僵,但还是掀起来衣服,在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些小黑点,他的呼吸有些沉重,神情透漏着绝望。

    “布雷德……”达克思低声说着这个人的姓名,稍微沉默了一会之后慢慢走过去说道:“我们剩下的人还不确定是否感染了疫病,为了剩下的人,请你离开队伍。”

    “不要抛弃我。”布雷德面露绝望,浑身颤抖。

    “布雷德!”达克思大喝一声吸引了布雷德的注意力,随后神色严肃的说道:“你认真听我说,为了村庄,你必须离开。”

    “我们接下来会前往塔克岭,你可以回到西丽河那里,我们当初在那里洒了网,现在应该拦截了一些鱼,你可以饱餐一顿,度过你最后的余生。”

    达克思屏住呼吸,抱了一下布雷德之后缓缓退开,并拿出了弓箭:“现在服从命令,离开队伍,不准接近我们,要不然为了队伍我只能将你射杀了。”

    布雷德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什么,低下头向着一个方向跑去,达克思则举着弓箭看着布雷德走远,眼中有些莫名的色彩。

    直到布雷德钻入了密林中,达克思才放下弓箭,看向身后神色伤悲的同伴们,轻声说道:“走吧,我们去塔克岭。”

    “身体倒是挺强大的。”王渊站在远处的树荫下,看着这分裂的队伍。

    他在昨天晚上就用控制力将含有病菌的空气搬运到这些要除去的人身边,让他们感染了病菌,不过这些人身体素质都还不错,也和感染的病菌太少有关,知道现在才有一个人显现出明显的病症。

    “我还是有些托大,应该等待晚上在行动的,这样白气消耗有点大。”王渊看着重新上路的狩猎队,计算着白气的消耗,定下了计划:“按照他们现在的情况,病发的时间大概在傍晚,那个时候再动手。”

    一路上赶路十分的沉闷,达克思也无心打猎了,带着队伍直接向着他口中的塔克岭走去。

    队伍之中咳嗽声在中午的时候就开始出现,不过这一次达克思只是让咳嗽者离远一点跟着,并没有像布雷德一样驱赶出队伍,或许他已经察觉到疫病已经笼罩到他们的头上了。

    现在的的队伍中只有最为年轻的科摩罗没有出现病症,另外三个人都已经开始咳嗽,没错,王渊只打算留下科摩罗这个年轻人,如果只有他活着回村庄,王渊有足够的把握彻底掌控他,让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