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原先穿越者面对异世界的土著那种优越感,加上他们面对自己手段毫无抵抗之力的表现,让王渊太过于小看这些人类。

    “我原本就是普通人类,如果去除掉特殊力量,我的性格等也是普通人类,就连优秀的人类都比不上,如此的性格,如何成为超越人类的万物支配者。”

    王渊看着满地的尸体,想起了吸收死者清凉气息时,获得关于死者记忆与情绪。

    如果死者在死亡前,抱有的是怨恨不甘痛苦,那么这些怨恨不甘痛苦,就会冲击王渊的理智,而如果死者带有的是正面的情绪,那么是否可以利用这些情绪去冲击改造自己的性格。

    “就比如达克思。”王渊看着达克思的尸体,对方死亡前带有的情绪,有着那种无论如何都要达成目的的坚决,如果吸收掉这些情绪,是否能够让自己不再犹豫,变得坚毅呢。

    至于这样越来越不像自己,王渊并不在意,说到底,他也不过是名为王渊这个人的残魂,人也会随着经历而成长,当你回望过去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陌生。

    王渊如今这样做,只不过人为的将这种成长变化加快:“只要是我自己的选择的,那就没有什么好惧怕吧。”

    科摩罗看着两只乌鸦开始啄食尸体,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敢催促,这个年轻人已经被彻底击溃了,哪怕是那些乌鸦在啄食他同伴的尸体,他也只能忍着。

    之前达克思的尸体开口,已经让他彻底相信奈格里的存在,加上自己感染了疫病,他还不想死,所以他完完全全臣服于奈格里。

    同时这种同伴尸体被啄食的屈辱,让科摩罗深受刺激,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他心里本能的帮自己找借口。

    “不是我懦弱,而是人是不可能战胜神的,这样只会给村庄带来灾难,没错,我是为了村庄,我才是正确的,达克思反抗信使才是错误的行为,被啄食尸体,是他们罪有应得!”科摩罗越来越坚定自己的想法,那种负罪感也渐渐减轻。

    王渊吸收着尸体残余的白气,观察着科摩罗的表情变化,大概能够摸准对方的心路历程,对此王渊表示十分的赞许,他越这么想,才会越站在王渊这边,他会去宣传奈格里的不可战胜,成为奈格里的忠实簇拥者,要不然就代表他是一个懦弱卑劣的人。

    尽管那时事实,但是又会有谁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事实呢?起码科摩罗不能,所以至此科摩罗被王渊完全的支配了。

    看着乌鸦将达克思的喉管啄破,王渊不由得想起之前在绝境之中爆发出来的急智,通过干涉力操控了对方的发声系统,根据从他记忆中说话的感觉,模拟说话,所以在一开始说出话语才会那么的怪异。

    实际上王渊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去操控,要不是吸收了足够的清凉气息,干涉力获得成长,他也很难办到这种事情。

    “这也算是一种交流方式了。”王渊想到:“意识的信息传递,只适合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