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咳!!”布吉特尔突然弯下腰,吐出一大口黑血:“不知不觉中,我的体内也都是病菌了么?”

    布吉特尔松开手中的剑柄,在他的手上,已经满是创口,病菌正是通过这些创口大规模的进入他的体内。

    “吾主应许了我拯救他人的力量,拯救恩赐!”口中溢出黑色的鲜血,布吉特尔的信念也越发的坚定,身体冒出茂盛的光芒,大量的白烟从身体上冒出。

    “拯救恩赐?治愈疾病痊愈伤口的力量?”王渊没有做出任何的阻拦,就看着布吉特尔祛除侵入他体内的病菌:“我想你应该明白吧,那些病菌已经侵蚀你太多的肉体了,成为你不可代替的一部分了,这样祛除,虽然可以摆脱病菌的困扰,但是你也离死不远了。”

    “恶鬼!你想说什么!”布吉特尔双眼盯着奈格里,身上裂开一道道伤口,将黑色的血液排挤出去。

    “臣服与我吧!”王渊向布吉特尔伸出了手:“以你的伤势,哪怕是拯救恩赐也无法治愈吧!”

    “既然如此,臣服于我吧,让我的病菌涌入你的体内,向我献上你的额头,接收我的恩赐,与病菌共享生命,在我的病菌支撑下,你可以一直一直一直活下去啊。”

    “你是在质疑我的信念么?恶鬼!”布吉特尔愤怒的喊道,身上五个地方出现了白色的符文,分别是拯救、守护、真知、正义、生命。

    “你在愤怒,你动摇了是吗?”王渊却笑了起来,手指开始无限的拉长,化作一条条黑色的病菌触手,向着布吉特尔蔓延:“你也在恐惧着死亡吧,传教士,你的主并没有赐予你面对死亡的力量。”

    “你在用你的愤怒掩盖你对死亡的恐惧啊传教士,臣服于我吧,那样你就会发现,你将再也没有什么恐惧的事物了!”王渊的话语有着别样的魅力,仿佛能够直击人的内心。

    在这十年里,王渊吞噬了太多人的魂气了,对于人的内心已经极为的了解了,他准确的抓住人类都会有的恐惧,刺激着布吉特尔的心灵。

    布吉特尔身体外围的白光慢慢减弱,黑色的病菌触手蔓延到了他的身上,刺破他的皮肤,沿着血管向他身体内部蔓延。

    “接受我的恩赐吧,赫赫赫!”王渊轻笑着挥舞着病菌涌入布吉特尔颤抖的体内。

    “我确实恐惧着死亡呢!直到这一刻我的身体都还在因为死亡的恐惧而颤抖。”布吉特尔这一刻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平静。

    “吾主也确实没有赐予我面对死亡的力量,但是祂的存在让我有了哪怕恐惧也可以去对抗死亡的信念!”平静过后,是如同乌云炸响雷霆,暴雨于那一刻迸发出来的力量:“恶鬼,去死吧!!”

    大量的白光从布吉特尔身上迸发,沿着刺入身体的病菌触手,向着王渊涌动,在病菌刺入他体内的那瞬间,他就是布吉特尔的疾病,是能够被治愈的存在。

    “赫赫……”白光过后,人形的物品散发着大量的浓烟,这些浓烟都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